主页 > 湖南新闻网 > 头条新闻 >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 抗“疫”一线的“和平战士”

时间:2020-02-02 12:2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长治日报记者 冯波

阖家团聚时刻,他们瞒着亲人冲上前线,逆风而行,他们是勇士;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他们是直面病毒的“战士”;输液、抽血、监测、打水、打饭,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是病人眼中的“天使”……今天,我们走近“污染区”的医护人员——

致敬,抗“疫”一线的“和平战士”

这是一支敢打必胜的“铁军”:2003年抗击非典,2008年应对禽流感,2009年到2018年,十年鏖战手足口病流行。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如同其从硝烟炮火中走来的历史,如同其闪耀着初心使命的名字一般,守望和平,护佑人民。

逆风而行。全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为我市第一家定点救治医院,“和平”儿女再战“疫”场!

瞒着亲人,他们“偷偷”上了战场

“千万别提,千万别提我名字。”呼吸科副主任赵红对着对讲机一再强调。

不为别的,因为她到隔离病区工作是瞒着父母偷偷来的。

1月17日、22日,长医附属和平医院连续两次召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动员和部署大会,号召全体医护人员舍生忘死、冲锋一线。

“传染性疾病大多为呼吸道传播,义不容辞。”赵红没有二话,大年初一冲上了前线,只给丈夫打了个电话。“不是商量,是通知。”赵红疲惫的脸上挂着笑容,嘻嘻哈哈地说。至于父母,如今依旧蒙在鼓里。

1月22日上午,冯旭娇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走出隔离病区,准备清洁好卫生后下班。同事闫跃武同样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走了过来,轻声问:“咋样?”

“没事儿,你也注意休息。”冯旭娇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外人或许不懂他们的对话,但感染性疾病科主任陈素玲一定懂。

此前一天,和平医院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忙得脚不沾地,全面抗击疫情即将开始。

隔离病房需要迅速到位,应急响应需要迅速启动,各种装备物资需要迅速配置,医护人员需要立即冲锋……全员都在忙碌着。

正在发热门诊当班的冯旭娇是感染性疾病科最年轻的大夫,看着突然忙碌起来的同事,她知道真正的考验来了。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就意味着进入了战斗状态,她一坚守就是一整天。

第二天清晨,忙了一宿的陈素玲刚到发热门诊,就看见冯旭娇靠着墙在打盹。

“还扛得住?”陈素玲轻声问。

冯旭娇没说话,用手指了指左胸。陈素玲眼中看到的是一枚鲜红的党徽,“中国共产党党员”7个字熠熠生辉。

同事闫跃武来了,他比冯旭娇早参加工作两年,像是兄妹。没有客套,互相拍拍肩膀,“继续干吧,都别和家人说。”

“哪还需要叮嘱?哪还需要动员?感染性疾病科全员参战。”连续一周的接续奋战,陈素玲略显疲惫,但斗志昂扬。“都是瞒着家人来的。谁不害怕?病毒啊!害怕有用吗?上就对了!”

张建栋的爱人在北京进修,女儿上高中,老母亲已经80多岁;梁晋汾的父亲已经87岁高龄,患有帕金森症和老年痴呆症,常年需要人照顾,但同样是医生的母亲却鼓励她上战场;陶鑫的小女儿才刚满百天,只能让妻子一人照顾;杨文杰瞒着妻子上了战场,结果妻子也瞒着他进了隔离病房,两口子见面得用对讲机说话……一向开朗泼辣的陈素玲,细数着同事们的事儿,泪流满面。

“他们可都是进了隔离病房啊!直面病毒,极易感染,全程隔离,不能回家。”

除夕夜就是“断奶夜”,孩子对不起

“别再提这个事儿,不想让我妈知道,她会担心。”感染性疾病科护士秦玲一再叮嘱记者。

秦玲是除夕当天进入隔离病房的。“医院要求全民参战,但是进入隔离病房是有要求的。别的科室的护士到隔离病房需要遴选,我们感染性疾病科是全体参战,我感觉自己还占了便宜呢。”

自认为沾了便宜的秦玲,没敢和父母说,只是回家看了看孩子,告诉自己的丈夫说:“孩子要实在受不了,那就把除夕夜当做‘断奶夜’,六个月也能断奶了。”

忙碌在病房里的秦玲或许还不知道,她的“掩耳盗铃”真没有维持多久。

“大年初一我就知道了。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能理解她的心情,感动但也心疼她们。现在的女孩子能当几回妈妈啊?”医院护理部副主任程红萍边说边摘下眼镜,轻拭眼角的泪水。

“我立即联系她,让她马上退下来,换别人上。”程红萍说,“但是你知道她怎么对答?主任,就是退下来了也得隔离观察14天。这么久也不能陪孩子,还不如进病房呢。”

秦玲的故事并不是个例。

有过2003年抗击非典的经历,和平医院从上到下都对这次疫情严阵以待。从1月22日开始动员,到24日进入实战状态,全院医护人员集体请战。

“感染性疾病科全员上阵,呼吸科、重症医学科、放射科、药剂科、检验科等相关科室都有人参与。目前有上百名医技人员奋战在隔离病房。”和平医院院感科副主任张晓霞介绍说。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和平医院临时开辟出来的隔离病房外,醒目的标语格外引人注目。

“不讲代价,无论生死,争取时间,控制疫情。”

在和平医院,每一个医护人员的语言,都流露着英雄的无畏,医者的无私,信念的坚定。

力量从何而来?

“冒着硝烟炮火从延安出发,深深扎根上党红色沃土,让党旗始终高高飘扬,这是我们的力量之源。正是这样的力量,才会锻造出这支可亲可爱可敬的队伍。”长医附属和平医院党委书记尚进平说。

没关系,春天来了长发还会留起来

“别拍,难看。”

“没关系,春天来了长发还会留起来。”

对话的是和平医院重症监护室副护士长宋燕和她的同事们。此刻,她们在隔离生活区相互帮助,将彼此深爱的长发剪掉。

“为防止病菌感染。”宋燕说。

参加过抗击非典战役,出征过援助玉树地震灾区,久经沙场的宋燕岂能不知疫情的危险?

“哪个女人不爱美?”剪掉长发是她们的无奈之举,虽然出于自愿,虽然没有遗憾。

在隔离病区,护士是离病人最近、和病人接触最多的人,防护也最为严格。

“二级防护。什么意思呢?需要先戴上口罩、帽子,然后穿上隔离服,戴上护目镜,穿上高筒鞋套。”宋燕说,全副武装之后进入隔离病区中的污染区(隔离病房),“这是最危险的地方。”在这里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需要监测病人的生命体征,进行输液、标本采集等护理工作,同时照顾病人饮水、吃饭等日常起居。这样的状态,每一个班需要坚守6个小时。

“最开始是8个小时。”护理部副主任程红萍介绍说,一个班下来,护士们脱水严重,脸颊上被印上深深的勒痕,全身上下的衣物都是湿的。“劳动强度太大了,所以改成了6小时一班。看工作情况吧,不行就得调整到4小时一班。”

除了劳动强度大,防护的细致也是最为要紧的事情。女同志的长发被帽子、防护服捂着容易出汗,也容易造成病毒的传播。于是,宋燕动员姐妹们第一时间将长发剪掉,大家纷纷响应。

咔嚓声响起,长发瞬间落地。她们笑着,流着泪。

“敬爱的党组织:只有经历过考验才懂得先锋模范的含义,我愿意在疫情一线锤炼意志,学习本领……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请党组织监督我、考验我!”

年轻护士郭燕利用休息间隙,在隔离生活区的宿舍,趴在窗台上郑重写下入党申请书。“这是我的使命,我的理想!”

战“疫”需要信心,胜利需要奋战!

颗颗红心映一线。奋战啊,“和平战士”;奋战啊,英雄儿女!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